南航教工报
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> 南航教工报 >> 2012年第6期

黄山归来
作者:校工会   访问量:937   发布时间:2012-09-28


 

多年以前,曾与大学同学一起去过黄山,当时正逢下雨,山雨蒙蒙,一片苍茫,除了脚下的路,什么也看不见,很是遗憾。今年暑假,一个人独行,坐上了前往黄山的火车。

从慈光阁沿山路而上,其时已多日未下雨,因此路旁的沟渠多是干涸的,偶尔可以听到石下汩汩的水声,看着小小的水花从岩缝中冒出头来,便觉得很开心。但树木很茂盛,葱葱郁郁的,争先恐后地向上、向四面八方生长,争夺阳光的眷顾,而阳光则努力地通过树叶的间隙,把它的生命和力量传播到地面,把山路打扮成一幅班驳的明暗相间的画。我呢,就轻踏着这幅画,在山风的微拂下,背着大包,缓缓前行,有点累,但很惬意。

十一点多,到达玉屏楼,见到了久违的迎客松,经历风霜雨雪的它还是那么挺拔,那么风采昂然,默默地注视着流连的文人、匆匆的过客和四季的变迁。告别了迎客松,踏上了去往莲花峰的路。莲花乃黄山第一高峰,海拔1864米,峰不算险,但很别致,登山沿途中可以欣赏到险峻的天都、莲花的姊妹莲蕊峰以及一些大名鼎鼎的怪石,如松鼠跳天都、猪八戒照镜子、孔雀戏天都等。山路多是沿石而凿,也有悬空搭建的,不知当年的工匠们冒着何等的风险开凿而成,行路中敬佩之情油然而生。到达峰顶的路略有些陡峭,于是手脚并用,攀上了峰顶,看看后来者也是如此,也就不觉得怎么狼狈了。峰顶风很大,举目四望视野极为开阔,险峻的天都就在眼前,而其他诸峰则是一揽众山小了。

从莲花峰下来,顺着一线天而上,经过鳌鱼驮金龟,不久就到了光明顶,光明顶上平坦开阔,近处天都、莲花比邻而立,远处群山层叠,从近而远山色如水墨画般由深而浅,至天际初已于天色浑然一体,美不胜收。站在光明顶最高处,任狂放的山风吹在脸上、身上,任衣裤随风而舞,任忧愁随风而去,心中清澈至底,没有一丝杂念,感觉如仙人一般。

下了山,又回到了凡间,便往排云亭方向去。不多时来到了飞来石,站在这曾作为红楼梦片头景的巨石旁,望着远方的北海,仙人的感觉又回来了。到了排云楼,已是下午五点了,安排了住处,立刻向毗邻的丹霞峰奔去。约半小时后,站在了峰顶,向西望去,太阳还未下山,但周围已是一片通红,火红的火烧云在落日上方游弋,在蓝天的映衬下格外绚目。慢慢地,一点一点地,太阳逐渐下沉,直至消失,而天际此时已变做暗红了。

次日早上四点就醒了,用甘凉的山水刺激了一下神经,就背上包,抓起相机往丹霞峰上赶。在小手电微弱的灯光下,到了山顶,周围仍漆黑一片,天上繁星点点。调好相机,又过了半个小时,才看到有游人过来。来早了,不过凌晨的山顶很静谧,虫鸣鸟叫和风吹树叶沙沙的声音仿佛唤起了内心深处的回忆,一种回归的感觉,很舒服。

五点钟了,东方的天色已是鱼白,还带着一丝红晕。渐渐地,红晕越来越深,范围越来越大,不多时天际处已是一片绚丽的色彩。在众人的欢呼声中,橘红的太阳终于调皮地露出了头,接着一发不可收拾,短短几分钟后就整个跃出了地平线,把万道金光洒向大地,驱走了阴霾,带来了光明和温暖。

下了丹霞峰,又来到了飞来石,惊喜地发现,北海和西海出现了云海。站在飞来石旁,只见大团的云彩包围了诸峰,只让它们微微露出头,就象一叶叶扁舟,漂浮在茫茫海中。拍照,再拍照,不经意间低头,居然看见两只小松鼠站在离我不到两米的距离,抬头歪着脑袋望着我。一阵惊喜,连忙换了长焦,把镜头对准了它们,它们仿佛不怕人,在我周围东蹿西跳,其中一个还抱起了树下的一颗松果大啃,呵呵,太有趣了。 

告别了它们,接着去了狮子峰,看了梦笔生花、猴子观海、仙人下棋、十八罗汉朝南海等。又来到始信峰,发现居然封山了,很有些遗憾,不过在此欣赏了连理松、龙爪松等不少名松,也就释怀了。

中午时分,带着留恋从云谷寺下了山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机关工会 魏波)